FANDOM


作者 sirena090722 (Siren) 看板 marvel 标题 [翻译] Nosleep-爱丁堡地窖 时间 Thu Oct 23 20:53:59 2014

好,所以我决定把我的经历Po到Nosleep板上,这件事发生在几个礼拜前,我必须要搞清 楚究竟是真的有发生还是纯粹我在发疯?




首先,先跟大家简单介绍一下我自己。 我是个20岁中段班的男性,住在苏格兰爱丁堡。 我才刚从大学毕业,直到找到和所学领域相关的工作之前(拿著心理学学位,机会是挺 渺茫的),我在一间酒吧做正职。而这间酒吧正是一切的开端。




事实上,我工作的地方更应该是个pub而非酒吧。 这是栋老旧的建筑,有著落伍的装潢加上经年累月的熟客。 老板为了想要使生意更好,更"游客友善"一些,於是增加了酒单的选择和夜晚供餐服务。



pub位在皇家英里大道(Royal Mile)上,这是爱丁堡最古老的街道之一。 如今已经被酒吧,餐馆和卖雨伞跟披风给游客的纪念品店塞满满,只要有体验过爱丁堡的 鬼天气你就知道我在说什麼了。

我才开始工作约两个月左右,可以说还正在熟悉环境,也准备扛下更多责任。




有天晚上,我值班到打烊时段。 在关店之前我还有项工作,就是要帮明天的吧台准备好库存。 这表示我必须要走楼梯到地下室的地窖,整理好所有的烈酒,瓶装啤酒,果汁等等...这 样明天才会有充足的供应量。 这件事我做过几次,平常都是同事和我一起处理,但他今晚请病假,所以我只好自己来了 。



读到这里,我不确定板友们对於爱丁堡的历史有多了解?我是说,这里无庸置疑,是个非 常美丽的城市,但同时也超他妈的恐怖 — 有一座盖在休眠火山上的城堡、有女巫狩猎的 黑历史、有充满盗墓者的过去、而且还是一大堆连环杀手的老家。 虽然我没提到,但还有其他超多像这样恐怖的鬼东西。

不是所有人都知道,甚至连那些住在这里大半辈子的人都不一定清楚,部分的爱丁堡(被称 作老城),其实是建在一整个旧建筑之上,这是一个盖在古城上的城市。 我是说真的...你去估狗就了了,表面上爱丁堡是个蓬勃发展的城市,但在这底下是古老的 金库、房屋、学校、市政厅。





为了爱丁堡的工业发展,他们废弃这些建筑物只求一个崭新的开始。





基本上,16世纪的爱丁堡受严重的鼠疫(Plague)所苦。以防板友们不知道,鼠疫会导致淋 巴结肿大,手臂和鼠蹊部布满黑斑,伴随著严重的呕吐,有的时候患者会连他们的器官一 起呕出来。几乎所有感染鼠疫的人都无一幸免,只有死亡一途。他妈的超恐怖。


鼠疫至少消灭了爱丁堡一半以上的居民,最后官方政府决定封锁所有的建筑物,至於重新 出发的方法?就是在同样的地区盖上新房子。 这样就是一个完全不受疾病所苦的崭新开始。 再强调一次,我没有瞎掰,去餵估狗就知。





总之,在一个位於爱丁堡市中心的繁忙酒吧工作,代表著我必须从地窖整理出一大堆库存 ,既然同事请假,我只好自己一个人上工,而储藏东西的地窖,废话,当然是在地下室, 这个地窖过去听说是爱丁堡古城的金库。





好吧,别再自己吓自己了,现在只不过是个废弃的房间而已,所以我作好准备下去,搬一 些本地产的瓶装啤酒和*Irn-Bru。

这就是一切变调的开始。




起初我以为是其他服务生或厨师再恶搞我。



我们有时候会开对方玩笑,像是刻意把啤酒桶的龙头松开,这样啤酒就会全方位的喷到其 他吧台人员身上,这几乎变成酒吧的例行公事了,你们应该也懂这种无害的恶作剧吧,只 是好玩,没有针对谁。




这个地窖不大。你只要想像一个很暗的房间,里面堆满直到天花板的啤酒桶就是了。 至於瓶装啤酒、罐装汽水和果汁被靠在另一面墙上,喔还有一个铁笼,这个笼子是我们用 来放烈酒(Spirits)的,你知道,避免那些偷闲的员工自动自发的替自己弄杯威士忌来喝。




地窖长得有点像这样,啤酒桶全放在右手边,笼子则是靠在 对面的墙上。没有很大,但作为一个酒吧的库存仓库倒是挺够用了。 总之,我下去地窖的时候,听到一些声音,像是小孩子在轻笑,而且听起来像是有两个, 这让我想到我七岁的侄子。




我想这又是另一个恶作剧了吧,装出这种白痴声音的厨师其实正躲在转角,或著是边窃笑 边播放那种youtube影片里的小孩笑声。

"串起玫瑰花环,口袋载满鲜花,哈啾!哈啾!我们都倒下。" (Ring-a-ring o' roses, A pocket full of posies, A-tishoo! A-tishoo! We all fall down)






这就是我所听到的,可是稍微慢了一点,并且在地窖里产生回音。重申一次,我以为是有 人在跟我开玩笑。





"很好笑嘛各位。" 当我搬起其他库存上楼的时候不忘讽刺他们一番,我结束了当晚的工作。 后来也没再多想,直到下个礼拜。





那之后的下礼拜我还是值打烊班,而我的同事又再一次请病假,我已经好几个礼拜没看到 他了,我想我需要找个时间去拜访他一下。

反正,我就像平常一样整理库存,罐装果汁好了,瓶装啤酒拿了,最后剩下烈酒还没弄完 。我拿起铁笼的钥匙下楼,那是支非常古旧的骨董,我们只有一支因为它实在老到无法复 制。





当我打开铁笼,从最上面的架子拿出威士忌时,我又听到了。






"串起玫瑰花环,口袋载满鲜花,哈啾!哈啾!我们都倒下。" (Ring-a-ring o' roses, A pocket full of posies, A-tishoo! A-tishoo! We all fall down)






接著我身后的铁笼门突然猛力关上。

反正,我就像平常一样整理库存,罐装果汁好了,瓶装啤酒拿了,最后剩下烈酒还没弄完 。我拿起铁笼的钥匙下楼,那是支非常古旧的骨董,我们只有一支因为它实在老到无法复 制。





当我打开铁笼,从最上面的架子拿出威士忌时,我又听到了。






"串起玫瑰花环,口袋载满鲜花,哈啾!哈啾!我们都倒下。" (Ring-a-ring o' roses, A pocket full of posies, A-tishoo! A-tishoo! We all fall down)






接著我身后的铁笼门突然猛力关上。


"串起玫瑰花环"(Ring-a-ring o' roses)




还是我搬东西上去的时候不小心掉了?




"口袋载满鲜花"(A pocket full of posies)




现在可不是那群厨师耍贱的时候。 "别闹了你们!"




"哈啾!哈啾!"(A-tishoo! A-tishoo!) "快来把我放出去,我不小心被关起来了啦!"





"我们都倒下。"(We all fall down)





当我听到"我们都倒下"时,我真他妈的快吓死。 两个小女孩就站在地窖里,牵著彼此的手边转圈边唱歌。





"串起玫瑰花环,口袋载满鲜花,哈啾!哈啾!我们都倒下。" (Ring-a-ring o' roses, A pocket full of posies, A-tishoo! A-tishoo! We all fall down)

这到底他妈的是怎麼一回事?!





我一定是在作梦,不然就是这些混帐对我做了个史无前例的精美恶作剧。 这两个小女孩看起来大概7,8岁,她们还在边旋转边唱歌 — 干!诡异的边旋转边唱歌! 而且她们为什麼穿成那样?肮脏的睡衣还没穿鞋子!







我绝对是在作梦。






"闭上眼睛然后你就会醒来了。"我对我自己说。 所以我就这麼做了,我死命闭起眼睛,尽量让脑袋一片空白。 我张开眼睛醒来,发现只是一场梦。

但我怎麼还是在铁笼里????!!!!







我出现幻觉了吗?我转过身去检查,但显然钥匙也不在放威士忌的架子上。干!







两个小女孩猛地出现在笼子里。






我快吓死了干你娘,我弄掉了手上的酒瓶,连滚带爬的想要逃出那裏,但那该死的铁笼 还是锁上的。 "串起玫瑰花环,口袋载满鲜花,哈啾!哈啾!我们都倒下。" (Ring-a-ring o' roses, A pocket full of posies, A-tishoo! A-tishoo! We all fall down)





她们为什麼天杀的还在唱那首鬼歌?





"他妈的给我闭嘴!"





我朝她们咆啸,然后再次闭上眼睛,催眠自己这不过是场噩梦。


当我再张开眼,她们两个就那样沉默地站在那裏,深沉的看进我的眼睛。 我已经搞不清楚当时的我到底在想什麼,只要能逃出那裏我愿意付出一切代价。




她们朝我伸出手,好像希望我加入她们的嬉戏一样。现在回想起来,我甚至不清楚铁笼里 到底能不能容纳三个人。




她们抓住我的手腕又开始唱。




"串起玫瑰花环,口袋载满鲜花" (Ring-a-ring o' roses, A pocket full of posies)





见鬼!这到底是发生什麼事?


"哈啾!哈啾!我们都倒下。" (A-tishoo! A-tishoo! We all fall DOWN)




当她们唱到"倒下"(down)时,我眼前一片漆黑,随即倒地。 几分钟之后我醒了过来,我还在铁笼里,但门是开著的,而钥匙就插在锁上。 我没有清理打破的威士忌碎片,我只想他妈的快点离开那裏。 我跟经理说我感冒了,然后飞也似的回到我那不过几条街之外的公寓。






干!那些到底是什麼? 我绝对是产生幻觉了,一切都只是梦,一定是场梦。

经过一个无眠的夜晚,我试著想搞清楚到底是发生了什麼事。 我打算去拜访我的同事,就是那个连续请病假的小子。 如果我告诉他,他也许会耻笑我一番,但他是我在这个城市里关系最好的朋友,我也一定 要找个人谈谈。




我带著两人份的培根卷,在上午的时候抵达他的公寓。 他按铃放我进去,我爬上三层楼到他家门前,门是半掩上的,所以我直接走进他的客厅, 他就躺在沙发上。




我从来没看过他这样,脸色苍白的像张纸(比一般的苏格兰人都还要白),额头上都是汗水 ,鲜红的疹子布满他的手臂和脸颊。





"天啊老兄,你看起来糟透了。" 我尽量表达我的同情。



他听起来也超凄惨,声音缓慢,低沉又沙哑。我们小聊了一下,他告诉我从他开始生病的 这几个礼拜起,情况越来越差。 他卧床不起(或卧沙发不起),而且换了四个医生,每个到最后都没有用。 过去两个礼拜,他被诊断过是流感、细菌感染、过敏反应还有带状泡疹,但就算医生开给 他抗生素、止痛药,仍然没有一个有帮助。 红疹还是继续扩散,每吃一餐他都会产生激烈的抗拒反应。他做了血液检测,但医生说必 须等上一个礼拜才能知道结果。







我们又聊了一阵,我吃著培根卷,他却只能看著他的那份变冷。 我开始谈到工作,但他似乎想逃避这个话题,或许他不想谈? 好吧,我还以为可以告诉他我那晚的梦、幻觉、或不管你打算怎麼称呼那些鬼东西。

当我提起地窖和铁笼时,他突然整个吓坏了,呐喊著一些没意义的字句。 "地窖"、"小孩"、"花环"、"卫生纸"是我唯一听出来的几个字。





我打了个冷颤,他早就知道了?怎麼可能?我没有告诉任何人啊! 我试著让他冷静下来,然后开始告诉他我的故事,当我每隔几段讲到一些关键字时,他看 起来就特别害怕、畏缩。






"我知道" 他说。






"我也碰过同样的事。"


干 你 娘。













"你让她们碰到你了吗?" 他用一种几乎绝望的声音问我。







"什麼?"



"我说...你让她们碰你了吗?!" 现在已经是无助的呻吟了。






"她们...她们摸了我的手腕。" 我结结巴巴的说。





"干。"






他向我解释,一模一样的事情,就在几个礼拜前发生在他身上。 地窖、两个小女孩、恐怖的儿歌、铁笼、所有的事情。 就像他在我的脑里,跟我一起经历相同的夜晚一样。





接著他跟我说,那就是何时他开始生病,而且是真的非常严重的病。 那件事发生几天之后,他的手腕开始发痒,就从小女孩碰到的地方开始,红疹大量浮现, 一直蔓延到他的手臂、腋下甚至是脸。 他接著感到猛烈的不适和病痛,根本无法吃东西,也开始卧床不起。

"妈的超干。" 我说。










看著他就像是看到两个礼拜后的自己,未来看起来相当不乐观。



我们又聊了几个小时,我安慰他这说不定只是凑巧,一切都只是厨师在跟我们开玩笑。






他不买帐,事实上我也不相信。


他说,这礼拜他做了一些研究, 发现我们工作的酒吧其实是盖在一栋古建筑上,一栋女子学校上! 他妈的。




他继续说,那间学校在1645年关闭,因为半数以上的学生都感染了鼠疫。 鼠疫? 干你娘。




接著他读到一段叙述,有些遭受感染的小孩被留在学校里等死或饿死,端看哪种死法先。 然后有个帐号提到,这间学校有两个在初期染上鼠疫的小女孩,被锁在地下室的铁笼里和 其他小孩作隔离。






而他提到的地下室就是我们那见鬼的酒吧地窖! 然后两个小女孩被关的铁笼,跟我们被反锁在里面的铁笼是同一个! 他妈的是同一个!



那两个小女孩三个礼拜之后就死了,死在铁笼里。






这段谈话是一个礼拜之前的事。 我昨天接到其他同事的电话,他们告诉我,我的同事,就是我谈过话的那个好友。 他在睡梦中过世了,死因是不知名的疾病。



"干。"

您使用了广告屏蔽软件!


Wikia通过广告运营为用户提供免费的服务。我们对用户通过嵌入广告屏蔽软件访问网站进行了使用调整。

如果您使用了广告屏蔽软件,将无法使用我们的服务。请您移除广告屏蔽软件,以确保页面正常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