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DOM


20131206044637ijacjdfqjoc
顾心音总是发现,每当自己在房间的窗户旁,只有抬头看对面那座老房子的窗户,总是可以看见一个女人在对自己笑,她一只手抚摸着关闭着的玻璃窗,一只手指着地面。 每当看见这个女人,顾心音总是快速的关上窗户,拉上窗帘,大口喘气,不知道为什么,她每次看到那个女人,总有一种莫名其妙的的感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放学后的夕阳总是很红,红得像血,血得吓人。 “真倒霉! ”顾心音背著书包,快速的跑着,在夕阳的照耀下,那雨仿佛也是场血雨。 到了房间,用浴巾擦干头发,不自觉的看了一眼窗外,“啊! ”顾心音捂着嘴巴,她看见了! 看见那个女人的身子正在自己的窗外趴着,她笑了笑,对顾心音说着什么,顾心音却听不见,她沉浸在恐怖之中。 这可是三楼,那个女人怎么到窗户上来的! 顾心音不敢再往下想了。 她准备关上窗户,谁知,手刚刚碰到女人的手,女人便惊恐的从三楼摔了下去。

顾心音慌忙从窗户探出头来,天哪! 那个女人已经死了。 我杀人了! 顾心音捂住脑袋,心里很惊恐。 沉静了一会儿,再去看窗外,咦? 怎么,那个女人的尸体不在了? 难道,已经被警察拖走了? 顾心音木木的瘫坐在地板上,静静的等待警察查出凶手。 过了大半天,家门依旧没有被敲开,只有闹钟在滴滴的声音,连呼吸声也很微弱。 顾心音放心了,她想:自己肯定没有看清楚那女人死没死吧,或许她被人送去医院了吧... 天都渐渐黑了,顾心音准备起身去卫生间,“咚咚”是人敲窗子的声音,顾心音惊恐的转过头,“呀呀呀呀! ”一声大叫。 顾心音又看见了那个摔死的女人,那个女人头破了,流了很多血,她敲着关闭的窗户,瞪着顾心音。 顾心音瘫坐在地上,带着哭腔的问:“你为什么缠着我?! ”女人不说话,流得血更多了,看来她要死了啊。 顾心音吸了吸鼻子,只见那个女人突然猛得打开了锁紧的窗户,想要进来,可是由于平衡不稳定,又要摔了下去。 顾心音想都没有想,跑过去拉住了那个女人。 怎么回事? 她怎么那么轻? 正当顾心音疑惑女人为什么那么轻的时候,那个女人看了顾心音一眼,随着灰尘消失了。 顾心音觉得脑袋一嗡,然后便没有了知觉。

等醒来的时候,自己正趴在过路的街道上,脸贴着冰冷的地面,心里有种莫名的虚空。 她努力想抬起头,却怎么也抬不起来,过路的行人对她啧啧嘴,都离她远远的。 顾心音想要站起来,便拉住一个女人的脚,瞪着她,希望女人把自己拉起来,可是,那个女人却发疯似的大叫:“呀啊! 诈尸啦! ”诈尸? 难道,我已经死了? 顾心音的手依旧紧紧抓住女人的脚,女人叫声越来越小,随后,女人也像那个死去的女人一样变成沙子被风吹走了,顾心音才松手,再看其他行人,也变成沙子被吹走了。 突然空间扭曲,顾心音不自由主的站了起来,她只能站着原地,不能动。 突然在她面前出现了一个小巷,这个地方好熟悉,咦? 这不是通往家的那条小巷么? 抬头,望着老房子的窗口,看见一个女人和一个男人。 啊,那不是那个在我窗户上的女人么? 她... 不是死了么? 顾心音强忍住恐惧,继续看着窗口的那对男女。 他们好像在说什么,然后,女人朝窗口看了一眼顾心音,准备转过身对男人说什么话,却被男人推出窗外。 “啊! ”女人惨叫着从3楼摔下来,顾心音尖叫着捂住了嘴,那个女人的脑袋流了很多血,脑浆都流了出来。

再看那个男人,邪魅的笑了一下,在老房子里翻箱倒柜,找到了满满一沓钱,才满意的离开。 这个镜头,好熟悉啊... 脑袋一响,这不是三年前的惨案么? 仿佛记忆全部涌来,顾心音感觉心要窒息了。 那个死去的女人,是她妈妈,而那个推她妈妈下去的人,是她爸爸。 三年前,他们一家人住在老房子里,生活非常美满。 可是不久,爸爸的公司突然倒闭了,爸爸开始赌博,妈妈死都不肯给爸爸钱,爸爸便给了5元让顾心音出去买零食吃。 等顾心音回来,便看到妈妈躺在冰冷的地上。 顾心音看见爸爸在老房子的窗外看着自己,零食袋掉落在地上,爸爸举起斧头来,疯狂地砍向顾心音。 那个零食袋子里全是血,在那小巷,变成了血泊... 你有疑问吗? 噢,你肯定是问,顾心音明明死了,可为什么还在呢? 呵呵,这是,秘密。 世间本来就有许多东西是无法解释的。 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