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DOM


39 140619142402 2
这是条去镇上必经之桥。早前桥两边的水里还有人种荷花,现在却不存在了。这里治安不好,频繁发生抢劫、车祸等流血事件。路上的垃圾占了快一半的路,恶嗅冲天。

快过年了,阿东这个摩托车载客司机,赶了一趟远端,回来时天已经黑了。现在正火速的赶回家。寒风在耳边呼呼作响,他的手已经冻得快僵了。就在这时,阿东看见一位衣着单薄的红裙女子正向他招手,示意要搭车。阿东将车停下来。

阿东:“小姐,要去哪?天晚了,远的地方我不去。”

女子:“不远,白沙那边,我也想早点回家,现在又冷又饿。”

阿东:“哦,刚好,我也要回白沙,还顺路,市价10元。”

女子:“没问题。”

说完,阿东便载上女子,往家的方向开。这女子也太单薄了,坐在车上几乎没感觉到什么重量。

阿东:“小姐,听你口音,你也是白沙人吧?过年回老家是吗?”

女子:“是啊,没想到弄得这么晚。”

阿东:“现在这条路,很危险的,特别是晚上,总有人抢劫。你一个女孩子,尽量不要到这么晚才回家。”阿东说完,看看车的后视镜,刚好看到女子苍白的脸,可能因为冷,看上去没有一丝血色,还有点忧伤。

女子:“是啊!我就是让人抢了,所有的东西都没了。”

阿东:“什么!”几乎在同一时间,阿东叫了出来,车头晃了一下。心里嘀咕着,等一下怎么收回车费?但良心又让他放下这一顾虑。

阿东:“现在这是什么世道啊!也太乱了!你人没事吧?我们这一行的,虽然见多了,整天也是担心受怕。要是碰上了,千万别反抗,他们要什么给什么。”阿东说完往后视镜望了望,这一望可让他倒吸了一口冷气。镜里这女子口中吐出了许多红红的血。他赶紧往后看,可是依旧是女子惨白的脸,单薄的红裙。吓得他全身发抖,说不出话。

女子:“他们抢了东西,还扎了我几刀,我死得好惨!呜呜呜``````”女子哭了起来。阿东已经吓得两眼发晕,一股寒意从脚底直冠头顶,整个人僵硬。手抖得握不住把手。

女子:“你不要怕,你是好人,我不会害你的,只要你送我回家,车费我不会差你的。”

阿东:“不```不用客气。别伤害````害我,我家里```家里有老有小。”如果这时能看见阿东的表情,鬼也会吓到。

过了不知道有多久,已经到了白沙了。阿东感觉过了有一个世纪那么长。虽然女鬼已经说了不会伤害他,但前提可是送她回家。想到这,阿东瑟瑟的问:“那个,嗯```在哪下车?”

过了许久也没听到回答。阿东鼓起勇气往后视镜看了看,不见了。那女子不见了!他又大胆的转头往后望了望,真的不见了!她走了!阿东可松了口气,在腊月寒冬里,出了一身冷汗。第二天便听说,白沙某人子女,回家路上遭抢劫,身中数刀死亡。长黑发,红裙子,尸首弃在路边。阿东吓得生了一场病,七天后病愈,整理钱袋准备外出载客时,发现了一张一百元的冥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