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DOM


Images
夏天到来了,天气变得炎热起来,烈日之下一把一把的遮阳伞逐渐多了起来。 小白一名普通的学生,由于皮肤比较白而被同学们形象的叫为小白。 “这该死的太阳越来毒辣了,看来我难免变得更黑了,小白真羡慕你的皮肤这么白皙。 ”哪有啦! ”虽然嘴上这么说,小白还是小心地移动着遮阳伞,生怕太阳照到自己多一点,长得白从小到大都是一件令自己很骄傲的事情。 刚刚走进教室,小白就感觉头有些发沉,后背感觉有些阴凉阴凉,盯着黑板昏昏欲睡。 “小白,下课了快醒醒,今天你怎么这么能睡,都睡过两节课了,这两天没休息好吧! ”嗯? 小白有些吃力的睁开眼睛,只感觉自己浑身提不起力气来,”我睡了两节课这么久。 ”小白你没事吧! 怎么脸色这么差? ”嗯,可能是这几天没有睡好,感觉头昏昏的,身上有些发凉。 ”小白,是不是生病了,我们去医务室看看吧。 ”医务室的医生简单地看了看说是热伤风,这个季节正是多发的时期,拿了些治疗热伤风的药。 可是两天过去了,从医务室拿的药已经吃光了,还是感觉全身冰冷,头昏昏沉沉的,整天想要睡觉。 “小白,这样下去不是办法,今天下午请个假去医院看看吧! ”嗯,我下午去看看。 ”小白有气无力回答道。

医院的结果跟校医务室说的差不多,同样是开了一些治疗热伤风的药。 一声尖锐的汽笛生惊醒了精神恍惚的小白,“想死啊! 走路不看车”。 司机叫喊着,小白也忙低头道歉:“不好意思”。 就在抬起头瞬间,小白发现街边有一个衣衫褴褛的乞丐,总感觉他与普通乞丐不同,就是出于这种感觉,小白走了过去,并给了这个老人10块钱。 老人微微抬起头,眼中暴射出精光,这绝对不是乞丐的眼睛能散发出的,小白甚至感觉不能直视老人的目光。 ”小姑娘,有没有兴趣跟老人家我聊几句“,老人悠悠开口道。 “对不起老人家,我还有事情要回学校...”小白还没有说完就被老人打断,“小姑娘你最近是不是感觉浑身无力、头脑发昏,你最近遇到些不干净的东西”。 看着小白的表情,老人继续说道,”或许你有些不信“,说着老人拿出两片桃叶做了一个奇怪的手势,“你将两片叶子擦拭双目,再去看那些街上打着伞的路人“。 按照老人所说的,小白看向路人,突然瞳孔一阵收缩,差点叫出声来,幸好被老人示意的手势阻止。

每一个打着伞的人后背都背着一个婴儿班大小的东西,黑乎乎的看不清是什么样子。 “那是死去的人的鬼魂“,老人继续说道,”他们都是赶去投胎的,但又惧怕强烈的阳光,所以这些打伞的路人刚好为他们提供方便,他们大多是对我们无害的,但是有一些死前怨气极重的鬼魂就会影响人的运势,轻者整日昏昏欲睡,没有精神,重者大病一场,甚至有血光之灾”。 “小姑娘,你我相遇便是缘分,这个护身符送予你,以后一般的鬼物便很难靠近你。 ”带上老人的护身符小白立即感觉全身一阵清爽,前几天的感觉一扫而空。 “谢谢老人家”,道谢过后,小白便欲离去,今天的事情自己还是难以接受,想要回去跟自己的好朋友说一说。 “小姑娘,今日之事切不可与他人提起,万物皆有道,如果那些打伞的人以后不再打伞便会断了一些鬼魂的投胎之路,那么这一界秩序将会被打乱,切记,不可与他人提起。 ”从那以后小白再也没打过遮阳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