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DOM


3
崔圆圆是医学院大二的女生。和所有大学女生一样,她期待爱情。和所有看偶像剧的大学女生一样,她希冀灰姑娘的童话。

最不切实际的是爱恋。最渴望变成实际的也是爱恋。

然而崔圆圆还是寂寞的走在冰冷的停尸房尽头,温习讲义,用一袋酒鬼花生买通了看门的大爷,通融自己可以多多接触人身,好在期末考里拔下头筹。

这也是她唯一的筹码了。崔圆圆不是好看的女子,所以她深知,如果想要嫁的差不多些,起码要有个好前程。

一个女生呆在这里不是不冷的,不光是体温,心也一样。

害怕。

今夜尤甚。

停尸房刚送来的是一具年轻的身体,车祸旋过,上下两节,分家分体,惨不忍睹。

然而这是最新鲜的,利用起来最好。

崔圆圆硬着头皮挑开白布,看见了惨烈的身躯,也看见了。

年轻样美的脸。那么美。眉清目朗,风月无边,少年的清秀毕现。崔圆圆把叹息咽在肚子​​里。她见过他。她没想到是他。

高中,她也曾偷偷爱过的,一个男生,优秀,手指纤长如歌,弹起钢琴如同驾驭魔杖,一起一落都是风华。

然而他现在躺在这里,衣不蔽体,赤|裸的,但不羞耻,他无知地躺在她的面前,带着一些安恬和淡然。

崔圆圆手里的讲义掉在地上,小夹子弹开,哗啦啦散落一地,有如迟来已久的温柔,仓皇。

她的泪没有冲出来,因为不知道该放在哪。他的手是闭合的,紧紧攥着,仿佛攥着求生的希望,但他的脸又是安然的,没有纠结。

崔圆圆的指尖划过他眉间的伤痕,那一道,说深不深,说浅不浅,翻卷着,泡太久,没有血。散发刺鼻的药水味,然而此时此刻她想起的,都是他身上曾经有的青草香。

怎么会呢?怎么会。

就是会。生命还不就这样,前前后后,前仆后继。

时无止,分无常,终始无故。

崔圆圆回来的时候有些不正常,最早发现的是同寝室的暧暧。暧暧从睡梦里卷回身子来,听见窸窣水声,睁开眼睛就看见崔圆圆在水池洗些什么,对着镜子,瞪很大眼睛。暧暧长大嘴巴却没有叫。抖抖索索继续睡。直到醒来,崔圆圆已经不见,她的内裤昭然挂在衣架上。

暧暧把昨晚的事情一五一十都讲与寝室其他人听。大家愕然,心惊。

很快,整个校园都充斥着不伦不类的传说,崔圆圆成了异种。愈发没有男生肯喜欢她了。她愈发像一个丑小鸭而不是灰姑娘。

崔圆圆是不理的,依旧每日夹着讲义和笔记穿梭在教室,食堂,停尸房,宿舍。睡的愈发沉重,呼吸轻巧但厚重压迫。梦中有尖叫。

有人听见,说那些叫声像是在哭泣什么。哀叹,不要走。不要走罢。

崔圆圆的脸愈发苍白了。白的好比墙纸,一吹就破的模样,像张面具。谁也不知道底下的本色。

一批尸体用过了,就要换新一批。那些旧的就要丢掉,处理掉。

处理尸体的前一夜,有人见过崔圆圆又去停尸间了。看门的大爷听见了哭声,好不凄厉,但是又很释然的样子。让人觉得彷徨。

第二天是周天,寝室的四个人按照惯例去校外的小馆子AA聚餐,一个礼拜总要吃顿好的,女孩子大抵都是馋虫喂大的。

大家是不想叫上崔圆圆的,怕她心情不好,也扫了大家的兴。

就在暧暧准备关门的时候,一只手伸了出来,恰好卡在门缝里,狠狠挤了一下。暧暧吓了一跳,连忙松手。迎面是崔圆圆苍白的脸,她没叫,只是咬着嘴唇,殷红浸出来更显脸庞的白仄。

等我。我同你们一道去。说着她便披上外套尾随而出。

三个姐妹走在前面,各怀忐忑。崔圆圆就那么不远不近地徘徊在后,像是一只拖遝的木偶,但终究是跟上的。

过马路的时候大家在谈论新晋偶像的身材,有的偏向脸蛋,就又没有讨论心的。崔圆圆打算插嘴的,伸出手去拍暧暧的肩。

谁知蓦地吓坏了暧暧,就那么一甩手,崔圆圆被反弹开,恰有一辆大卡车呼啸而过,带风带水的模样,太过迅疾。

崔圆圆被懒腰截断,下半身的腿好像死去的青蛙一样,弹了两下又不动弹了。浑身嫣红,只有脸还是白的,笑也恬静。

翩跹的美。随尘散在马路中央。这时错愕恐慌的三个姐妹才发现,不知何时,圆圆变得漂亮了。非常漂亮。

谁说的来着?恋爱中的女人最美。

您使用了广告屏蔽软件!


Wikia通过广告运营为用户提供免费的服务。我们对用户通过嵌入广告屏蔽软件访问网站进行了使用调整。

如果您使用了广告屏蔽软件,将无法使用我们的服务。请您移除广告屏蔽软件,以确保页面正常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