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DOM


28 131108174653 4
那年的冬天特别寒冷,天气冷的让人瑟瑟发抖,风吹在脸上像刀割一样的痛!

这天清晨,学校的广播响起时,我揉了揉腥松的睡眼,很不情愿的离开温暖的被窝。度步窗前,向外眺望,啊!下雪啦!在雪白的大地上,一个个白色的精灵随风飘落,渲染了整个校园。那雪白得像砂糖,白得像细盐,白得可爱……

也就是这天,班里来了一位新同学,她身穿一件白色羽绒服,清秀的脸宠,忧郁的眼神,苍白的脸色,让我不由得想起了窗外飘舞的雪花。后来才知道,她叫庄小如,据她自己说她是个孤儿,从很远的地方转学过来的。也难怪她性格内向,不爱说话,总是一个人独来独往。她总是喜欢呆呆的望着窗外,透过树荫,可以隐约看见对面的男生宿舍楼后面。

她被安排在我们的寝室,就睡在我对面的上铺,一抬头就能看见她。她每天都是最晚下晚自习的,没有人知道她是什么时候进宿舍睡觉的。她一般不主动说话,即使开口,问得最多的就是男生宿舍得问题。而且,她从不坐在食堂吃饭,婧雅曾无意间看到她把刚刚在饭堂打好的饭菜,直接倒在垃圾桶内,这让我们感到异常困惑和不解,更增添了一丝神秘感。觉得她的身世挺可怜的,婧雅和我就经常故意和她搭讪,但她都是问一句答一句,甚至不搭理我们,这让我们感觉异常沉闷。后来,也就没有人再愿意和她说话了。

一个周末,几个室友躺在床上高谈阔论,无意间谈论到去年刚转学到我们学校的一个男生张哲,长得可帅气了,只是不知道何故,居然放弃名校从很多远的地方转学到我们这所普通学校就读,思颖阴阳怪气的说:“一定是为我而来的!”大家都哈哈大笑起来,我一抬头憋见小如的脸变得异常可怕,充满怒气的双眼,瞪着我们看!我赶紧朝大家使了个眼色,话题才没有继续下去。

就在这天夜里,我睡得迷迷糊糊的,耳边突然传来“嘤嘤”的哭声,声音非常的细小,感觉像是从地底下传来的,令我毛骨悚然。我鼓足勇气大声问:“谁!谁在哭?”哭声嘎然而止。顿时,觉得宿舍里阴风阵阵,不禁打了一个寒颤。室友们也被我的声音吓醒,纷纷醒来,只有小如无动于衷,他仿佛对任何事情都不太感兴趣,我们都习惯了。婧雅诧异的问我“你在喊什么?”我说:“我听见有人在哭啊!”室友们都大笑,说我肯定是在做梦,大半夜哪有人在哭嘛。我愣愣的想,可能真的是做梦吧……

第二天夜里,睡得正香,隐隐约约又传来了一阵阵哭声,我惊醒,竖起耳朵仔细听,这一次,声音好像是从门外传进来的。虽然内心无比恐惧,但好奇心作崇,还是起身探个究竟,目光从门缝里搜寻着,这一搜,吓得我一个踉跄,差点跌倒。我的视线里出现了一个白衣女子,在对面男生宿舍楼的天台上,低着头跪在中间发出哀哀切切的哭声。视线不太好,雾蒙蒙的,看不清楚这女子的脸。我恐惧到了极点,用力的掐了一下自己的大腿,一阵钻心的痛令我差点叫出声来,我知道这不是在梦中,那这个女人是谁?这么冷的天为什么会在男生宿舍得天台上哭泣?我正欲唤醒婧雅来看时,哭声突然停止了,留下死一般的寂静!再从门缝里一看,白衣女子不见了? ?吓得我脸色脱青,赶紧推醒婧雅,告诉她刚才看到的情景,可是任凭我怎么说,她都说我是精神过度紧张产生的幻觉,无奈之下,我只好躲进她的被窝,抱紧她,这才敢闭上眼睛昏昏睡去……

第三天夜里,我根本不敢再睡,我想证实到底是不是我的幻觉。正当我昏昏欲睡时,哭声再次响起,我的心开始怦怦直跳,勉强按捺住紧张的情绪,快速的起身打开门往外看,昨晚的情景再次浮现眼前,好奇心驱使着我向楼下走去,周围一片黑暗,借着昏暗的路灯,我看见男生宿舍楼的大门居然是敞开着的,像是恶魔的咽喉,在等待着我的光临。我感觉有一种无形的力量驱使着我一步一步向楼梯口走去,我微闭着眼睛,扶着栏杆,一边走,一边在心中默默地数着阶梯的级数:一级,二级,三级……十一级,十二级,十三级……越走越觉得有什么不对劲,突然身子一僵,怔在了原地。不对啊,宿舍楼所有的楼梯,一层不是都只有十一级的吗?怎么会有第十二级、十三级呢?莫非,真的是有鬼魂在作祟吗?我越想越害怕,再也顾不上什么了,睁大眼睛,快步向前冲去。一级,一级,又一级……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我终于看见了通往天台的门,这时哭声突然停止了,我急忙推开门,向天台望去,一个白衣女子,飘着长发,低着头跪在地上,嘴里念叨着什么,好像是一个人的名字,这名字好熟悉啊。啊!想起来了!张哲!是那个去年刚转学来的帅男生。她为什么喊他的名字呢?我哆嗦着问“你是谁!”女子没有回应。我很想看看她到底是谁?慢慢的又向前走去,随着距离的拉近,我的心也开始怦怦狂跳,手心里捏了一把冷汗。突然,那女子猛地抬起头来,朦胧中,我看见一张苍白的脸,目光中充满了幽怨,她突然露出诡异的笑容,而我早已被这种笑容吓破了胆,可是……可是这张脸怎么那么熟悉?好像是……是小如。她的脸一点点在变化,整张脸开始变得血肉模糊,我“啊!”的一声尖叫,惊醒过来。睁开眼睛一看,我不是睡在床上好好的吗?该死!这回真是做梦了。回想刚才可怕的梦境,心仍然在怦怦狂跳着,忍不住抬头,看了看正在熟睡中的小如,她面朝墙的那面正睡着,一动不动!我拍拍自己的胸脯,长舒一口气,蒙起被子,迷迷糊糊睡着了……

后来,一连几个晚上都没有再听到那个哭声了。让我更加相信自己是幻觉。也就慢慢谈忘了这些事。

这天周五,又恰逢婧雅的的生日,晚上婧雅约上几个要好的室友坐在一起聚了聚,一顿猛吃海塞之后,酒足饭饱。我也喝了点小酒,但我自知没有喝醉,闲聊到深夜,天气太寒冷了,于是我们起身回宿舍。那天路灯不知道为什么不亮,夜特别的黑,没有风,静如死灰。远处传来几声狗叫声,在寂静的夜里,显得异常的悲怆、孤独,让黑夜显得更加诡秘与阴森,隐隐的感觉将有什么事情要发生。走到楼梯口,楼道里的路灯忽明忽暗,吓得我们几个人紧紧拥在一起,恨不得多长几只脚,我们几乎是跑着到宿舍门口,宿舍里的灯已经关了,推开宿舍得门,房门对面的窗户敞开着,吹进嗖嗖冷风,为了不影响其他室友的休息,我们三人哆嗦着摸黑进了宿舍,婧雅说她去关窗户,刚走到窗前,她突然问我们:“那是什么?”顺着她手指的方向,我们抬头望去,一个白影在窗户上随风摆动。 “啊!~~”我们几个几乎同时惊叫着向后退去。室友们都被惊醒,抗议着:“几点了,还在吵什么!”这时,传来了一阵恐怖的笑声,顿时,全宿舍惊叫声一片……婧雅大声喊:开灯开灯!可我的脚已经不听使唤了,腿抖得厉害,肚子突然一阵痉|挛,心脏在胸膛中剧烈地跳动着,浑身都在抖,连声音都在颤抖:“我……我……我走不动……”这时,还是婧雅一个箭步上前开灯,无数双眼睛齐刷刷的向窗户的白影望去。啊!原来,是靠窗的那位室友的一件白色打底衫,风太大了,被吹起后挂在窗户上了……大家相视哈哈大笑,我正长吁一口气,婧雅心有余悸的问:刚才是谁在笑啊?顿时,大家都惶恐的瞪大眼睛,巡视着每一个人,想知道答案。结果大家都摇摇头……我吓得又一把抱紧了身边的室友……“是我在笑!”一个冷冷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大家都吓了一跳,回头望去,小如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门口?她怎么没有在床上睡觉?小如冷冷的看着我们,眉宇间好似是发出一丝冷笑,笑得我感觉全身发毛!不由得让我回忆起前几天可怕的梦,梦里的小如也是露出这样诡异的笑容,突然觉得是那么的真实!小如径直的爬到床上,也不再作声。大家稍平静之后,也都上床睡了。

而我却实在太害怕,又拉上婧雅一起睡,迷糊中,突然感觉有个白影在我眼前晃动,我还没来得及叫出声来,嘴巴却被一只强硬有力的手给捂住了。 “不要叫,听我说,我不会伤害你的。”啊?怎么是小如的声音,我使劲想挣脱她的手,却怎么也做不到,想叫却怎么也叫不出来,我害怕极了!小如继续说着:“我去年就已经死了!”顿时,我头皮发麻,全身汗毛都竖了起来!我惊恐万分,几乎要晕过去。 “是他害死​​我的,我死得好惨哪……”她说完这话,宿舍上空传来了凄凉而哀伤的哭声,她声泪俱下:“他曾说过他会爱我一辈子,全是骗人的鬼话,她喜欢上了别人,还叫我去死吧,绝望的我从10层楼的天台上纵身跳下……”我的心,砰砰砰地跳得飞快,就像是马上就要从喉咙里跳出来了似的,手心里也全是冷冷湿湿的汗水,更让我感到恐惧的是,我的双手双脚都无法动弹。耳边仍然是她的声音“我来这里,就是要他给我偿命的,我要让他死得和我一样惨,今天,我终于报仇了……哈哈哈……”她突然开始狂笑,我的神经已经快要崩溃了,我奇怪为什么其他室友这一次偏偏都不醒来,我在心里呼喊:神啊,快点来救救我啊……这时,笑声停止了,她凄然的说着: “你看看我死得有多惨,你看看……”小如一边说着,一边慢慢的把头凑近我的脸,越来越近,越来越近……我的大脑开始嗡嗡的响,但是我的眼睛,却清楚的看到一种液体从她的嘴和眼睛里流了出来。那是血!是红色的鲜血!我的头开始撕裂般地疼痛!惊吓让我歇斯底里的大喊着“走开!走开!……”突然听见有人喊我的名字,我睁开眼睛一看,是婧雅。她关切的问我:“你怎么啦?又做恶梦啦!”我这才缓过神来。回想刚才的梦,我恐惧到了极点,心中缠绕着层层疑问?为什么梦里总是频频出现小如的身影,她到底是人是鬼?还有张哲,她和小如又是什么关系呢?梦里的情景为什么那么真实?我越想越害怕,越想头越痛,渐渐的失去知觉……

一阵嘈杂声将我从睡梦中惊醒,头痛欲裂,慢慢睁开眼睛,发现天已大亮,自己头上敷着湿毛巾。婧雅坐在我身边微笑对我说“你终于醒啦,你发烧啦!”我心想难怪又做恶梦,原来是发烧了啊。突然她神情紧张的说道:“昨天晚上我们学校死人啦!”我大惊:“谁!”“张哲!”我一听,顿时吓得脸色煞白,一阵天旋地转,惊恐的说不出话来。婧雅拍拍我的肩说:“你怎么啦?”“没……没什么。”“啧啧,太可惜了,长得那么帅呢。”婧雅接着说道。我焦急的问:“怎么死的?”她说:“那叫一个惨哦,不知道怎么会从天台上掉下去,警方已经介入调查了。”我的胸口堵得慌,几乎不能呼吸。我下意识的朝小如的床上望去,她不在,白色的床单显得异常诡异……“小如啊?早上就没见她,不知道去哪了呢!”婧雅不屑的说道。

心里的谜团终于被层层解开,真相终于大白了,而我却在深深的思索着……

从此,小如神秘失踪了,或许她去了她应该回去的地方。每当下雪的时候,我就会想起她,想起那个清秀的女孩,而我对她的感觉,却不知道是该同情还是该怨恨……而张哲的死因,调查了许多年也没有结果,我知道,永远都不会有结果!

您使用了广告屏蔽软件!


Wikia通过广告运营为用户提供免费的服务。我们对用户通过嵌入广告屏蔽软件访问网站进行了使用调整。

如果您使用了广告屏蔽软件,将无法使用我们的服务。请您移除广告屏蔽软件,以确保页面正常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