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DOM


那時是升高二暑假,社團的幹部交接儀式甫完成。閨蜜(善良愚蠢的男孩紙,以下簡稱J)當上了社長,我也拿到不錯的肥缺,總之大家都挺滿意的就是。不久,一所女校的友社(在另一縣市,簡稱K校)舉行社慶,我們也有義務要共襄盛舉;大概是應酬的概念吧。不過當天沒有一點不情願的氣氛,畢竟K校的妹子是出了名的高顏值,本社又只我一個女神經,這對大夥兒應該是可遇不可求的機會才是。我和J是最先到車站的,但說起來有些好笑,那時找了挺久才與他會合:J有件,不,應該說他只有這一件,藍色的T恤。大家都拿這來取笑,畢竟他在任何的場合都穿著那件T恤,慫恿他去買些其他的衣服也都沒有結果,可能是J節儉的天性作祟吧。我也不太會形容,但那是一件寶藍色,被多年水洗到有些褪色的棉T,中央有一個大大的NIKE字樣。應該是買了好一段時間,我幾年來出入相關商店都不再看到NIKE出那樣的T恤了。下意識的在車站尋找穿藍色上衣的背影,但當天為了社團的門面,所有幹部,包括J都統一著黑色的社服,也不怪我繞了那麼久才找著他。

約莫二十分後便全員到齊了。一行人早早到了車站要趕早班的區間車,而上屆的學長姐不放心我們這群小雷包,也跟了過來照顧。那時一個別校的學長(以下簡稱W)與本社來往密切,也在車站和我們打了招呼。本以為他要和我們一起上車,但他似乎是忘了買票還是原來的行程就與我們有別(這是有些時日的事情了,細節我也不太清楚),只說了他晚點會到K校和我們會合,到時再通知我們出來接應。

我、J、其他幹部和學長姊搭上了那班區間車,很快地到了K校。大概是上午十點多抵達的,我們到處走走看看、該寒暄的寒暄了,該巴結的巴結了,該把的妹子也都混熟了,總之,是一個相當愉快的上午。中午過後(約莫一點多)接到了學長W的來電,我們便趕到校門口要為他領路。「學長!」我們開心的向他招手,但隨著W越走越近,他臉上的表情變得有些詭異......接著,他看見了站在我們後方向他招著手的J。W的臉色煞白,只不停問著J:「你怎麼會......怎麼會在這裡?」我們有些害怕了。「學長,他剛跟我們一起上車的,你也在車站啊......你也看著我們上車的,是不是?」

以下是W的說法。

我與你們道別後便趕著排隊買票。隊伍很長,我等待著。突然,我前方大概先我兩位的人轉過頭。

是J。

沒錯,你們懷疑我的眼力嗎?我確定那是J。

J也認出我了,但我覺得有些不對勁:「J,你剛不是和他們一起上車了嗎?」

「沒啦,學長......我沒有要去K校,」『J』微笑著說:

「我要去,另一個地方。」

接著他沒再理會我,買完他的票便離開了。

--------------------------------------------------------------

我們一行人背脊一涼......尤其是J,看著他眼淚都要掉出來的那模樣,要是換一個場合我應該會笑他吧,但我們沒一個人笑得出來。

W不可能會認錯人的,不可能。更別提『J』也認出了他,還知道我們要去K校.......

W會是要說故事嚇唬我們嗎?我想著,雖然看著他慘白的臉色,似乎不怎麼可能。只剩下這個方法可以確認了。W不可能會知道,他在今天之前與J並不相熟,他不可能會知道......

「學長,你看到的J,穿著什麼樣的衣服?」

「呃......我有點忘了......啊,是一件藍色T恤,他轉過身時我看見上面印著N什麼的......是NIKE吧。」

這是真實的經歷,雖然沒什麼真正可怕的地方,但直到現在還是我們友社之間最愛的故事之一。純粹在這裡與大家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