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DOM


2224552
小沫是个很喜欢吃巧克力的女孩,德芙,金帝,费列罗等都是她偏爱的,有时候她不吃饭,就吃巧克力。 她觉得那丝丝滑滑的舌尖触感是世界上最美好的享受。

刚上大学的小沫还很单纯,十八、九岁的年纪没有城府,渐渐成熟的年纪梦想缤纷,打开宁静的天空当作画布,摊开遥远的思绪化作流云。 她年轻的脸庞总是充满着希望,也同样感染着周围的人。 小沫长得不美,可是笑容总是很明媚,很灿烂,有一种自然的亲和力。

新生入学总是一件庞大的工程体系,由学生会的学长学姐们组成的迎新团体,有条不紊地进行着迎新工作。 接待小沫的是一个长得很高很帅的学长,有很明亮的眼睛,很温暖的笑容。 学长热心地给小沫提着行李。 报道,领生活用品,找宿舍等一系列过程都有学长热心指点。 在一切收拾好后,学长在小沫的手机里留下了自己的手机号码。

“学长,要吃巧克力吗? ”小沫扬了扬手里的德芙,冲学长笑了笑。

她的笑容好美,学长有一瞬间的失神,觉得左胸膛有咚咚的心跳声。 极力控制住不让自己失神,摇了摇头快速走开。

过了一会,门突然开了,进来一个很优雅的女孩,“你好,我叫方亚亚。 ”女孩友好地冲小沫点点头,小沫也笑了笑,“我是尹小沫。 ”

方亚亚很快和尹小沫成为了好朋友,两个人经常形影不离,一起去吃饭,上课,逛街。 大学生活在最初的新鲜感后就剩下了索然无味,不过幸好有好朋友的陪伴,总是好的。 方亚亚比小沫大一岁,总是很照顾她,有什么好吃的好玩的总是很自然地想到她。 在其他同学的眼里,她俩就像个“连体婴儿”。

那次,小沫和方亚亚从餐馆出来后,恰巧碰到了安暮远。 小沫一怔,是他! 是那个接待他的学长,小沫正想着要不要打个招呼,身边的方亚亚就像个蝴蝶一样轻巧地飞过去,“暮远......”方亚亚抓住了安暮远的手臂。

他轻轻地揉了揉她的的长发,方亚亚拉着他来到尹小沫的面前,“小沫,这是暮远学长,我小时候的邻居。 ”小沫看向安暮远,礼貌性地笑笑,这一笑,又让安暮远觉得心脏有了强烈的反应。 她是有什么魔力吗? 为什么总是轻易动荡我的心呢?

在回到宿舍得时候,方亚亚唧唧喳喳地说个不停,基本话题都是围绕着安暮远,原来他和她是青梅竹马啊。 的确,是很般配的一对呢。

只是小沫不知道,彼时的安暮远盯着手机通讯簿里“尹小沫”这三个字发呆,要不要给她打个电话呢? 这段时间就一直很犹豫,想和她见面,想听她说话,想看她明媚的笑容,可是,以什么理由找她呢? 终于,安暮远忍不住给小沫发了一条短信“最近好吗? ”。

十分钟后,手机有了回复“我还好啊,学长您有什么事吗? ”

是啊,有什么事啊。 安暮远厚着脸皮回复了一条:“小沫同学,上次你给我的巧克力我拒绝了,不过,我现在又想要了,你不能反悔哦。 ”

小沫看着这一条有些孩子气的短信,不禁笑了。

夜晚的火锅店洋溢着温暖的气息,抵住了窗外深秋的寒意,安暮远看着对面女孩明媚的笑颜,觉得整颗心都是静止的,难道这就是爱情吗? 来的那么快那么直接。 安暮远拿出早已准备好的礼物,放到尹小沫的面前,是德芙——Dove,它的含义是“Doyouloveme”“尹小沫,做我女朋友好吗? ”

小沫看着男生略显紧张的双眸,轻轻地点了点头,其实,在小沫的心中也是喜欢安暮远的,只是有些爱不敢轻易表达。

两个人从火锅店出来,漫步在安静的校园中,男生停住脚步,轻轻拂过女生发丝间掉落的秋叶。 女生羞涩地低下头,依偎在男生的怀里,幸福就在身边蔓延开来,只是两人谁也没有注意到梧桐树后面被掩盖的身影。

回到宿舍后,方亚亚坐在床上若有所思,看到尹小沫后,眼泪禁不住流了下来,冲上前去狠命地摇着尹小沫的手臂:“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你要和暮远在一起,你不知道我很爱他吗? ”

小沫一怔,不知所措,不是不知道方亚亚喜欢安暮远的,可是小沫以为方亚亚会理解自己的啊,就如那次在精品店看到的那个发夹,只剩最后一个了,方亚亚还是让给了尹小沫,店主脱口而提出:“小姐你的长卷发带着会更漂亮一些的! ”方亚亚头一仰,揽过小沫的肩膀:“我妹妹带着会更漂亮些! ”她以为她会把所有的东西都让给她啊,可是怎么就忘记了爱情总是自私的呢。

过往相处的种种浮现在眼前,方亚亚在哭,尹小沫也在哭,为了曾经的友情,和现在每个人的爱情。 方亚亚慢慢甩开尹小沫的手臂,大哭着跑了出去。 小沫颓唐地坐在地上,像一个婴儿那样抱紧了自己的手臂,不经意间看到了自己的书桌上,一盒包装精美的巧克力——方亚亚买给她的,小沫哭得更凶了。

整整一夜,方亚亚都没有回来,小沫哭着哭着就睡着了,梦里梦到自己和方亚亚,安暮远三个人一起去爬山,在经过一个高坡时,安暮远的手没有抓紧她们,方亚亚掉了下去。 啊...... 小沫从梦中惊醒,才知道自己出了一身的冷汗。

又过了好几天,方亚亚还是没有回来,小沫去询问了一下辅导员,才知道她请了一个星期的病假。

没有方亚亚在身边的日子,小沫感到特别孤单。 回到宿舍时,发现了门口放着一盒包装精美的巧克力,上面写着“送给尹小沫”。 小沫想着一定是男友安暮远送的。 想着自己的男朋友,她觉得特别幸福,遂即忘却了所有不开心的事。

在接下来的日子里,巧克力总是会出现,小沫吃着这些美味的巧克力,就觉得不想吃饭了。 一天,一个同学来到宿舍里找小沫借书,在开门后,大吃一惊:“尹小沫,你,你,你,你...... 你怎么这么胖? ”

小沫迷茫地看着对方,一脸的不可思议,同学把小沫拉到穿衣镜前,小沫才发现问题的严重性,镜子里的自己身材臃肿,明显比以前胖了一倍,眼圈发黑,好似好几天没有睡觉,而且竟然还有了双下巴。 这是自己吗? 尹小沫不敢相信,大叫一声晕了过去。

醒来后,闻到了浓重的消毒水的味道,看到男友安暮远站在自己的旁边,小沫的眼泪一下子出来了,安暮远说:“小沫,你真是让我伤心。 为什么总是不听我的话呢? 我让你少吃巧克力的啊。 ”说完,就推开门走了出去。 医生诊断的结果是,吃了太多的含有激素类的甜食导致身体发胖。 出院后的小沫拖着肥胖的身体,走几步都觉得吃力,回到宿舍后更是不想动,躺在床上很快睡着了。

梦里被细微的哭声惊醒,尹小沫揉了揉惺忪的睡眼,看到了坐在自己对面的女生,长发遮住了脸,是方亚亚。

尹小沫试着叫了一声“方亚亚”,谁知竟然听到了方亚亚尖细的笑声,回荡在寝室里令人毛骨悚然,方亚亚慢慢地转过脸。

“啊! ......”尹小沫吓得叫出声来,她看到了一张脸,一张血迹斑斑的脸,不断地往外渗血。 露出了森白的骨肉,不知名的虫子爬来爬去。 小沫瑟缩在床角,大声叫着“不要过来,不要过来。 ”

方亚亚慢慢地朝尹小沫飘去:“小沫,我好冷啊,你陪陪我吗,我已经死了,你为什么都不想我? 你为什么只想着暮远呢? 暮远是我的,他说过长大后会娶我的,我们是青梅竹马啊! ”

尹小沫被吓得不知所措,只能不断地往墙角瑟缩,这时候,她碰到了自己的手机,对,赶快打电话求救,可是下一秒,尹小沫发现自己的手机不断流血,吓得她赶紧扔掉自己的手机,方亚亚继续嘻嘻地笑着,“小沫啊,你知道你吃的巧克力都被我动手脚了吗? 哈哈!! 你变胖了,暮远不爱你了。 你不是爱吃巧克力吗? 你吃啊,还吃啊! ”

小沫大哭起来,“亚亚,对不起,我对不起你,我错了......”尹小沫大叫一声,没有了知觉。

第二天,因为尹小沫的宿舍迟迟没有开门,宿管叫来了保卫人员,强行打开了宿舍,结果看到了极为惨痛的一幕,尹小沫嘴里塞满了巧克力,躺在那里奄奄一息,保卫人员赶紧将她送到医院。

辅导员连忙拨打了小沫父母的电话,小沫挣扎着说:“老师,方亚亚,方亚亚她要害我。 ”

老师疑惑不解地问:“方亚亚是谁? ”

小沫哭着说:“方亚亚是我室友啊,我们住在一起的。 ”

辅导员老师感到特别不可思议,小沫,老师现在告诉你一件事情,你是有一个室友,但是她不叫方亚亚,她是在开学初期不幸受伤,然后申请休学半年,所以,你一直是一个人住,这些我以为你都知道啊。

小沫的眼泪越流越多,不可置疑,她已经感到越来越绝望。 原来自己是和“鬼室友”生活在一起,还有那么深厚的友情? 那么安暮远呢? 他一定知道真相的吧?

小沫挣扎着拨通安暮远的电话,20分钟后,安暮远出现在眼前,小沫急急地抓着安暮远的手:“你一定知道真相的,对不对? 你说啊? ”

安暮远冷漠地看了她一眼:“尹小沫,你太自以为是,你还记得小时候的事吗? 小时候,你住在四合院里,和一个小女孩、一个小男孩生活在一起,有一天你们出去玩的时候,因为争夺一个很好看的糖果纸,你把女孩推进了河里,你还记得吗? ”

小沫突然觉得眼睛酸涩无比,原以为这段往事会尘封下来,自己不是没有害怕的。 不知道那个小女孩和那个小男孩的后来怎么样了。

突然小沫想到了什么,“你就是那个小男孩? ”

安暮远不屑的笑了笑:“尹小沫,尹大小姐,你那有钱的父母为你摆平了很多事啊,但是你万万没有想到我会出现在这里吧? 依然记得你对亚亚做过的一切,你嫉妒她长得比你漂亮是吧? 告诉你,亚亚后来变成了植物人,在床上躺了很多年。 就在去年突然去世了,你看到的亚亚是鬼,她来找你报仇了,至于我,深爱着亚亚的我,怎么会独自活在这个世界上呢? ”

小沫眼睁睁的看着安暮远的身体一点点变得透明,然后消失在她的视线里。

原来一切都是一场阴谋。

您使用了广告屏蔽软件!


Wikia通过广告运营为用户提供免费的服务。我们对用户通过嵌入广告屏蔽软件访问网站进行了使用调整。

如果您使用了广告屏蔽软件,将无法使用我们的服务。请您移除广告屏蔽软件,以确保页面正常加载。